莫子辰
五里:十里庄园
五里:十里庄园
  • 粉丝0
  • 发帖数1083
  • 里币1102枚
  • 威望2181点
  • 注册日期2016-09-07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阅读:1562回复:0

[心情随笔]  两游杜甫故里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02-08 15:07
亲,登陆后可以享受到更多服务哦,马上登录吧。 如果还没有帐号,请立即注册加入我们吧! X
2006年的一天,晚间闲聊,有个来自郑州巩义市的大学同窗曾自豪地说,他的老家是诗圣杜甫的故里。一个双休日,我们几个校友就坐了西去的客车,疾驰百余里想去瞻仰一番诗圣的老家。
那天,是个初冬的上午,我们下车后,由巩义的同学带着,走了一段土路,就到了位于巩义市站街镇南瑶湾村的杜甫故里。在一处黄土坡上,一棵老树下有头黄牛正在反刍。四处逡巡,除了几处农舍,只有一座青砖砌成的碑楼兀立着,碑楼里的石碑,因受风剥雨蚀,倒是更显沧桑。石碑上镌刻着一行大字:唐工部杜甫故里。明证了此地乃诗圣故里的不虚。
再往上走,记得有4孔窑洞,最右边的一孔,据说就是杜甫的诞生窑。当时,这几孔砖券的窑洞均窑门大开,每孔约有20多平米。窑内一股霉味,空空如也。史传,杜甫的曾祖曾为巩县令,祖父杜审言是著名的初唐诗人,父亲杜闲也做过朝议大夫、兖州司马。按说杜家算是官宦人家,而名垂千古的诗圣生来呼吸的第一口空气,竟来自于这里的一孔窑洞,想想也很有些反差。
我们当时就有些游兴阑珊。而巩义的同学却说,这杜甫故里据老辈人说还很占了些大好风水。往大处看,这里嵩岳、邙山对峙黄河、伊洛河、泗河三河汇流连《诗经》里也响彻着它们的涛声;往细处看呢,这里的几孔窑洞,背靠的山体也大有意味。
“这窑洞后的山叫作笔架山。像不像?”经这位同学一点化,我们就往窑洞上方望,但见一座长着矮树荒草的土山,横亘着向两边排开,中间是两道豁口,远望能依稀看到更远处的山峦。大家就觉得,这山真有些形似笔架,也只有杜甫这样的诗圣,才配得上把他的如椽大笔放在这以天地为书房的“笔架”上吧!
虽说那天我们实地探访了杜甫故里,还是因其太过寒酸寂寥,有些乘兴而往,扫兴而归的况味。
然而,时隔一年,那位巩义同学就眉飞色舞地告诉我,巩义市政府竟一下子投入1.5亿元,要按照国家AAAA级景区的标准,大力打造杜甫故里了。我揣摩着此举不外乎“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”,也就哂然一笑,没再多言了。
可是,今年国庆假期,老同学聚会,我还是去杜甫故里重游了一次。此时的杜甫故里,占地达200多亩,整个园区遍布红白相间的唐代建筑,要收每人50元门票,已是今非昔比了。
进入园区大门,标直的诗圣大道游人如织,大道深处,巍然矗立一尊高达9米的铜像,但见诗圣左手握卷,右手扶山,二目远望,神采焕发。听导游说,这塑像再现的是诗人24岁时登上泰山的神态。我也随之想起了杜甫的《望岳》中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名句来。观此塑像,诗人当年望岳后应是登上岱宗“凌绝顶”了。
而实际上,尽管杜甫日后仕途多舛,命运坎坷,以致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,到了靠友人接济过活的境地,但他还是依然登上了一座座无形的山峰,仰观四极,细视八荒,胸怀社稷苍生的忧患安危,悲天悯人的情愫,愤世嫉俗的气概,将那一如黄河激流般的诗情,汩汩地流泻于笔端。最终,他也在无意中站在了煌煌唐诗的巅峰之上。
随了导游,我们来到了诗圣堂,瞻仰了老年杜甫的汉白玉坐像,又重温了诗圣的十多首代表作。这里,既有杜甫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宏图大志,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的国破之痛,又有诗人“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”的悲情忧思,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顿足控诉;这里,也有诗人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的羁旅之思,还有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的春夜喜悦,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的短暂欢愉……
真性情的诗圣,字曰“子美”,在他的诗句里,却蕴含着大美!
而观看着景区的旋转投影纱幕,随着那浑厚的配音朗诵,诗圣《三吏》、《三别》、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等名篇中的画面也次第呈现:“车辚辚,马萧萧,行人弓箭各在腰。耶娘妻子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……”、“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……”
耳闻目睹着诗圣代表作中的精华之余,我就想,为什么杜甫被后人尊称为“诗圣”呢?是不是他的诗作,内中体现的是一个“大我”呢?
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”,谈到杜甫,人们总会想到和他同时代的大诗人李白。有人认为,杜诗整体风格为“沉郁顿挫”,李诗大致风格为“狂放飘逸”,由此,就把诗圣归为现实主义诗人,把诗仙划为浪漫主义诗人。
然而,我再来观瞻杜甫故里后,倒是觉得,诗圣骨子里是位更富浪漫主义情怀的热血男儿。你只从他客居破茅屋,在狂乱的秋风中追逐飘舞的茅草时发出的大祈愿便可判定,他即使十分寒酸潦倒,还是能想到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辟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”,而若是到了此种理想境界,他便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了。
这是何等洒脱浪漫的献身精神,有此思想境界的诗人,他不是诗圣又有谁是的呢!
凝望着诗圣的雕像,回顾我们新世纪以来在华夏大地上建起的无数高楼大厦,想到无数的家庭已得以安居,我就想,若是诗圣在天有灵,应会捻须微笑了吧。
有此一念,我在随之游览杜甫故里的杜公祠、瞻雪阁、壮游园、三友堂、怀乡苑等景点时,也就快慰了许多。
喜欢0 评分0
游客

返回顶部